父親去世10年後,在我的「軟硬兼施」下,母親終於同意跟著我一起生活。這一年,母親70歲,我40歲。70歲的母親瘦瘦的,原本只有150公分的身高,被歲月又縮減了幾公分,看起來更加瘦小,面容卻仍然光潔,不見太多滄桑的痕跡,頭髮亦未全白,些許黑髮倔強地生長著。

我們租了一輛車回去接她,她早把居住了幾十年的老屋收拾妥當,整理好了自己的行李。那些行李中有兩袋麵,是她用家裡的麥子專門為我們磨的,這種麵有麥香。但那天,那兩袋麵我決定不帶了,因為後車廂太小,我們要帶的東西太多,母親卻堅持把麵帶著,「一定要帶!」她說。  

她這樣說的時候,我便想明白了什麼,伸手在外面試探著去摸,果然,在底部,軟軟的麵裡有一小團硬硬的東西,如果我沒猜錯,裡面是母親要給我們的錢。

把錢放在糧食裡,是母親很多年的秘密。十幾年前,我剛剛結婚,正是生活最拮据的時候。那時,我最想要的不是房子,不是一份更有前途的工作,只是一個像樣的衣櫃。就是那年冬天,母親託人捎來半袋小米。後來先生將小米倒入米桶時,發現裡面藏著25000塊錢,還有一張小字條,是父親的筆跡:」給梅買個衣櫃」。出嫁時,母親給我的嫁妝中已有買衣櫃的錢,後來她知道我將這筆錢挪做他用,便又補了過來。那天晚上,我拿著厚厚的一疊錢,哭了。

那些年,母親就是一次次把她節省下來的錢放在糧食裡,讓人帶給我,帶給大姐二姐,在我們都出嫁多年後,仍貼補著我們的生活。但那些錢,她是如何從那幾畝田裡賺出來的,我們都不得而知。這一次,即使她隨我們同行,也還是將錢放到了麵袋裡,在她看來,那是最安全的。

麵被帶回來後,我把錢取出來交還母親,母親說,這是我給童童買車用的。童童是她的外孫,這段時間他一直想要輛賽車,因為貴,我沒有給他買,上次回老家,他許是說給母親聽了,母親便記下這件事。10000塊,是她幾畝地裡一年的收成吧,我們都不捨得,但她捨得。 

記憶中,母親一直是個捨得的人,對我們,對親戚,對左鄰右舍,愛捨得付出,東西捨得給,錢捨得借,力氣也捨得花。有時不知道她一個瘦小的農村婦人,為什麼會這樣捨得。

母親安定下來後,每天清晨,她早早起來做飯;中午下班我們再也不用急趕著去買菜,所有家務母親全部包攬。陽台上還新添了兩盆綠瑩瑩的蒜苗,有了母親的家,多了種說不出的安逸。

母親帶來的兩袋麵,一袋倒入桶裡,另外一袋被先生放到了陽台上。過了幾天,我卻發現陽台地板上的那袋麵被移到了高處的平台上晾曬。先生是個粗心的人,應該不會是他放的,我疑惑地問母親,她說,啊,我放上去的,曬曬,別壞了。我一聽就生氣了,那平台超過一公尺多高,那袋麵​​至少六七十斤,身高不足150公分,體重不足50公斤的母親,竟然自己把它搬了上去。我對著她大喊,「妳怎麼弄上去的?那麼重,閃到腰怎麼辦?砸到妳怎麼辦?要出了什麼意外怎麼辦?」她卻只是笑,圍著圍裙站在那裡,等我發完脾氣,小聲說,「我這不沒事嗎?」我還是很怕,但更多的是心疼。直到母親向我保證,以後不再做任何重活,我才慢慢消了氣。

母親來後不久,有天對先生說,星期天你請同事回家來吃飯吧,我都來了大半個月了,沒見他們來過呢。先生的同事的確很多,關係也都不錯,但大家都已習慣了在餐館裡聚會。城市生活就是這樣繁華而淡漠,不是非常親近的,一般不會在家裡待客了。我便替先生解釋,媽,他們經常在外面聚呢。母親搖頭,外面哪有家裡好,外面飯菜貴不說,也不衛生。母親態度堅決的讓先生在周末把同事們帶回家來聚一聚。我們拗不過她,答應了。

週末一整天,母親都在廚房忙碌。下午,先生的同事陸續過來了。我將母親做好的飯菜一一端出,其中一個忍不住伸手捏起一個水餃,喃喃說,小時候最愛吃母親做的水餃,很多年沒吃過了。母親便把整盤水餃端到他面前,說,喜歡就多吃,以後常來家裡吃,我給你們做。那個男人點著頭,眼圈忽然就紅了,他的母親已經去世多年,他也已經很久沒回過家鄉了。

那天晚上,大家酒喝得少,飯卻吃得足,話也說得多。那話的內容,也不是平日在飯店裡說的生意經,很少提及的家事,被慢慢聊起來,說到家鄉,說到父母……竟是久違的親近。那天以後,家裡空前熱鬧起來。母親說,這樣才好,人活在世上,總要相互依靠的。

母親來後的第三個月,一個週末的下午,有人敲門,是住在對面的女人,端著一盆洗乾淨的大櫻桃。女人有點兒不好意思地說,送給阿姨嚐嚐。我詫異不已,當初搬過來時,因為裝修的問題,我們和她家起了一些衝突,原本就不熟了,住了3年多,沒有任何往來。她忽然來剛上市的新鮮櫻桃,我一時竟不知該說什麼好。她的臉就那樣紅著,有點語無倫次,「阿姨做的點心,孩子好愛吃呢……」我才恍然大悟,原來是母親。母親並不知道我們有點過節,其實即使知道了,她還是會那麼做,在母親看來,「遠親不如近鄰」是句最有道理的話。所以她先敲了對面的門,給人家送小點心,送自己包的粽子,還送自己種的新鮮小蒜苗……誠懇地幫我們打開了鄰居家的門。後來,我和那女人成了朋友,她的孩子也經常來我們家,奶奶長奶奶短地跟在母親身後,猶如一家人。

有一次,得知先生一個同事的孩子患了白血病,母親要我們送些錢過去。因為是平日不太來往的同事,我們只想象徵性的表示一下,母親卻堅決不答應,說,人這輩子,誰都可能會碰到困難,你捨得幫人家,等你有事了,人家才會願意幫你。孩子生病對人家是天大的難事,我們碰上了,能幫的就得幫。」

在母親過來同住半年後,先生意外升職,先生回來笑著說,這次是媽的功勞呢,我的升職是媽給拉來的。我們才發現,最近我們的人際關係空前的好,那種好,明顯不是客套。一個字都不識的母親,只是因為捨得,淺移默化中竟為我們贏得了那麼多,是我們曾經一直想要爭取卻得不到的。再想她說過的話,你捨得對人家好,人家才會捨得對你好。對於她,這是一個農村婦人最樸實的話;對於我們,無疑是一個太過深刻的人生道理。

溫煦的日子,我很想帶母親到處走走。可母親因為天生暈車,坐次車如生場大病,於是常拒絕出門。那個週末,我決定帶她去動物園。母親說,沒有見過大象呢。動物園離家不遠,母親說,走過去吧,我不同意,對一個70歲的老人,實在不方便。可她又堅決不坐車,我靈機一動,「媽,我騎車帶你去。」母親笑著同意了。我推出車子,小心地將她抱到前面的橫樑上,一隻胳膊剛好攬住她。抱的時候,心裡一疼,她竟然那麼輕,蜷在我身前,像個孩子。

途中要經過兩個路口,其中一個正好在鬧市區。小心地騎到路口,是紅燈,我輕輕下車,還未站穩,卻有警察從人流中穿過來,走到我面前說,不許帶人你不知道嗎?還在前面帶。說完,低頭便開罰單。我趕緊跟警察說對不起,解釋說,我母親暈車,年紀大了,不能坐車,我想帶她去動物園看看……

警察也愣了一下,這才看清我帶的是一位老人,母親責備我,你怎麼不告訴我騎車不能帶人呢,堅持要下來。我正不知所措,警察伸手一把攙住了母親,「阿姨,對不起,是我沒有看清楚,城裡只是不讓騎車帶孩子,您坐好。」然後他忽然抬起手,向我認認真真地敬了個禮。接著,他轉身讓前面的人給我讓出一個空間,打著手勢,阻止了四面車輛的前行,招手示意我通過。我帶著母親,緩緩地穿過那個寬闊的路口,四面的車輛靜止行人停步,只有我帶著母親在眾人的目光裡驕傲前行。

母親是在跟著我第三年時查出肺癌的。結果出來以後,有個做醫生的朋友誠懇地對我說,如果為老太太好,不要做手術了,聽天命盡人事吧。這是一個醫生不該對患者家屬說的話,卻是真心話。和先生商議過後,決定聽從醫生的安排,把母親帶回了家。又決定不向母親隱瞞,於是對她講了實情。母親很平靜地聽我們說完,點頭,說,這就對了。然後,母親提出要回老家。  

母親在世的最後一段時間,我陪在她身邊。藥物只是用來止疼,抵擋不了癌症的肆虐。她的身體飛快地憔悴下去,已經不能站立,天氣好的時候,我會抱她出來,小心地放在躺椅上,陪著她曬曬太陽。她漸漸吃不下飯去,喝口水都會吐出來,卻從來沒有流露過任何痛苦的神情,那些許黑髮依舊倔強地蓬勃著,面容消瘦卻光潔,只要醒著,臉上便漾著微微的笑容。

那天,母親對我說,「你爸他想我了。」「媽,可是我捨不得。」我握著她的手,握在掌心裡,想握牢,又不敢用力,只能輕輕地。「梅,這次,你得捨得」。她笑起來,輕輕將手抽回,拍著我的手。但是這一次,母親,我捨不得。我說不出來,心就那麼疼啊疼得碎掉了。

母親走的那天,送葬的隊伍浩浩蕩盪,從村頭排到村尾,除了親戚,還有我和先生的同學、朋友、同事,我們社區前後左右的鄰居們……很多很多人,裡面不僅有大人,還有孩子,是農村罕見的大場面。

隊伍緩緩穿行,出了村,依稀聽見圍觀的路人中有人議論,是個當官的吧?或者是孩子在外面當大官的……

母親這一生,育有一子三女,都是最普通的老百姓,不官不商。母親本人,更是平凡如草芥,未見過大世面,亦沒有讀過書,沒有受過任何正規教育,她只是有一顆捨得愛人的心。而她人生最後的盛大場面,便是用她一生的捨得之心,無意間為自己贏得的。

老婦人

文章來源:網路文章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★☆ 延伸閱讀 ☆★ 

勵志文章分享│拾荒老人的最後一日

 

 

蝶的好朋友們,謝謝大家對於蝶部落格的支持!
看到下方的臉書回應功能了嗎?
大家在這裡留言,文章分享及留言內容都會自動轉貼到自己的塗鴉牆上,
請多多運用喔,讓蝶知道是誰給了我溫暖的鼓勵^_^,感恩呢!

 

 

 

 

 

 

 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蝶樂|在修行的天空中飛舞

蝶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